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缅甸华人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天是:
站内搜索:
缅甸华人社区 首页 同侨专栏 缅华人物

前往重庆

2018-1-30 16:36/ 发布者: 缅甸新闻网| 查看: 44/ 评论: 0

摘要本文选译自吴努着《缅甸一一五年沧桑岁月》(1941~1945)(缅文版,1946年出版)一书中的第三章。 当时德钦梭、德钦巴兴、德钦觉盛和吴努等四人应邀前往陪都重庆途中,由于整条公路被汽车和军队堵塞得水泄不通,完 ...
      本文选译自吴努着《缅甸一一五年沧桑岁月》(1941~1945)(缅文版,1946年出版)一书中的第三章。
      当时德钦梭、德钦巴兴、德钦觉盛和吴努等四人应邀前往陪都重庆途中,由于整条公路被汽车和军队堵塞得水泄不通,完全移动不得,无论如何是无法继续前进,看来最终是没有办法到达重庆,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从彬乌伦(即眉苗的旧称)山麓折返,回到被瘟疫包围中的曼德勒中央监狱。  

吴努
      王将军和他的高级军事代表团成员们来到曼德勒监狱会见我们之后的第三天,吴巴雀、杜铭盛、威里杨辛等来到曼德勒监狱探望我们。
      缅甸友好代表团访问中国时,威里杨辛在这方面作了大量工作和精心安排,我们两人从那时候开始互相认识并保持良好关系。
      吴努:「前几天王将军率领代表团来到这里,他说是老师请他来看望我。」
      吴巴雀:「是的,我很担心你的健康状况,还特别从中国请来王将军代表我前来看望你,刚才我还跟他见了面。」
      吴巴雀继续说道:「王将军告诉我,他已向缅督转达了你的要求,缅督说已向英伦打了电报,我刚才从王将军那里知道了此事。」
      吴努(十分高兴地):「是吗,老师??」
      吴巴雀:「德钦梭他们一伙人去重庆的事,缅督也同意了。后天会来带他们去。」
      「怎么样?据说这里瘟疫很严重?。」
      吴努:「是的,疫情正在扩散,老师。」
      吴巴雀:「你们要多加保重!」
      吴努:「对德钦丹东又如何安排?」
      吴巴雀:「已派人到望濑监狱带他前来。」此时吴巴雀又好像突然想到另一件事,说道:「巴茂博士已不在摩谷监狱,失踪了?。」
      吴努:「??!王将军昨天还问我认不认识巴茂博士?」
      我们俩简短说了几句话,吴巴雀站了起来准备回去。吴巴雀把手伸入口袋,将仅有的五元钱递给了我,按监狱规定任何人不能拿钱给犯人。但是跟监狱高官关系密切的人士则是另当别论。威里杨辛十分同情我们的处境,他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大迭百元大钞递给我,我只接受吴巴雀给的五元钱,再多均不予接受。于是,他就把从中国带来的两粒鸭蛋留下来,我们也就接受下来。
      回到监狱后,我向德钦铭敦交代了今后在工作中需要注意的事项,联系时的暗语及其他事务。按吴巴雀所说,两天后英国官员和下级士兵会驾驶一辆汽车来载我们准备前往重庆。
      时间大约是下午二点左右,德钦梭、德钦巴兴、德钦覚盛和我四人拿了准备好的简单行李跟着汽车走了。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事,会有英国官员来带我们走,其中共好奇的犯人围着覌看我们,争相推挤,好一派热闹景象。
     我们的路程安排,首先是要去眉苗(今改称彬乌伦),在这里过一夜,第二天去腊戌,再由腊戌乘飞机去重庆。我们没法直接查询到全程情况,只有从官员口中你一句我一句拼凑起来再仔细思考后推测出来的结果。
      从监狱出来的时候我们四人深感特别兴奋,从我们各自的言谈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德钦梭和他的同伙们,为了驱逐日寇,他们整整作了一年的准备,现在看来似乎有了一点眉目而感到高兴。如果批评我太过于自私,我也承认,我没有想太多将来的事,我只想着就要摆脱被疫症包围的监狱时,又怎么能不令我高兴呢!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来带我们的人安排工作很不妥当。当时正值英国人最没有脸面时期,他们应该善待与他们合作的人。然而,从监狱出来时,德钦覚盛稍微迟些来到,英国官员就大发雷霆,粗鲁地又喊又叫,在监狱的犯人中也有亲日派人物。
     「好,很好!想跟随英国人的走狗们给主子喊叫辱骂,活该!」
      上了汽车,又没有固定座位,该汽车又是载犯人的囚车,我们上到车里后,即刻将进口门锁上,有一位带枪的士兵把守门口。德钦梭和他的同伙们一心一意想抗击日本法西斯,也就不太注意和计较这些细节了。
      我们的「囚车」一直往前行驶,来到眉苗上脚下时,看到迎面开来一辆汽车,开到我们附近时,该汽车内的一位英国官员示意要我们的汽车停下。该汽车内的一位缅甸官员向英国军官请示后,指示我们的汽车开回曼德勒监狱。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也没法向任何人问清楚。但是我们的车驶进曼德勒巿区的警察局时,该局警官和我们车里的警官之间对话中,听到?
      「汽车和军队堵塞住整条公路,无论如何都没法往前行驶?」除此之外,再也不知道任何讯息。所以,我们本来出发要去重庆,结果没法到达重庆,只好无可奈何地从眉苗山脚下折返,下午五点左右,又回到了被瘟疫包围着的曼德勒中央监狱。


2018年元月29日 再次修改定稿(七之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上一篇:东方亚洲战场 下一篇:杨国正
友情链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缅甸华人社区

GMT+8, 2018-2-25 00:23 , Processed in 0.2931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