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人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天是:
站内搜索:
缅甸华人社区 首页 同侨专栏 缅华人物

东方亚洲战场

2018-1-29 17:04/ 发布者: 缅甸新闻网| 查看: 27/ 评论: 0

摘要本文选译自吴努着《缅甸一一五年沧桑岁月》(1941/1945)(缅文版。1946年出版)一书中的第二章。太平洋战争时期,缅甸知识界正在为缅甸独立而与英国殖民者斗争。当时缅甸知识界出现两派,一派是亲日派,企图利用日 ...

      本文选译自吴努着《缅甸一一五年沧桑岁月》(1941/1945)(缅文版。1946年出版)一书中的第二章。太平洋战争时期,缅甸知识界正在为缅甸独立而与英国殖民者斗争。当时缅甸知识界出现两派,一派是亲日派,企图利用日本武力駆逐英国殖民者,争取缅甸独立;另一派则是亲华派,企图与中国合作,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
      1941~1945年的五年期间,是缅甸史上最血腥和最黑暗的五年。吴努作为一位政治人物,在狱中,他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及他在狱中会见了重庆国民政府高级军事将领等,如实地、客覌地记録下来,为后来者提供真实的史料。吴努是德钦党领导人之一,后来是在日本严格控制下的巴茂博士政府内的一位阁僚,而吴努又是抗日派的代表人物,吴努的多重身份,在动荡的战争年代,他所扮演的角色实在令人深感兴趣。下面我们将引领诸位读者走进曼德勒监狱……
      一、吴努在狱中
      1941年12月7日,日本法西斯发动太平洋侵略战争。战争初期,缅甸有许多政治犯还被关押在曼德勒(mandalay)监狱,他们之中有德钦梭、德钦覚盛、德钦巴兴、德钦铭敦和我等。德钦丹东则被关押在望濑(monywa)监狱。此外,还有许多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德钦党男女党员等。(德钦,即主人的意思。名字前面冠以"德钦"二字,表明其德钦党党员身份)。
      当时监狱里的犯人非常关注战事新闻。在政治犯中有人想,如果英国人很快从缅甸撤退、逃跑,我们就可以早日摆脱英殖民统治,心里感到十分兴奋。当时监狱里謡言满天飞,有传言说,在沙耶勃利(tharrawaddy)监狱的政治犯被集体屠杀;在卑谬(prome)监狱的政治犯则用机关枪射杀。有人还说,英国人撤退到印度时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也一起带走?有的还在胡思乱想,随日军进入缅甸的军队中不知道有没有认识他们的人?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好了,相信他们一定会帮助我们的??等等。
      其中,德钦梭和他的同志们认为,有朝一日法西斯统治了世界,全人类必将遭殃,高压统治,血腥屠杀,面临种族灭绝的危险。所以,我们一定要全力支持民主阵营,共同抗击法西斯。这似乎在深山老林里独自一人在吶喊。有的人对德钦梭等人的政治主张不甚了解,指责他们是英国人的走狗。
      曼德勒监狱正常情况下只能容纳约500人。但是在英国人撤退前三个月,从各地陆陆续续不断调进来的政治犯及其他犯罪分子达到3000余人之多,使监狱拥挤不堪,人多,肮脏,苍蝇满仓飞,不久爆发疫症,上吐下泻,严重的时候每天有3~5人死亡。监狱管理层不仅不想办法控制日益恶化的公共卫生局面。2月19日,日机第一次在距离监狱两英里的地方狂轰滥炸。从此,监狱大小官员放弃监狱逃避战火,使疫情更加恶化。
当时缅甸人对日本存在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每次日机盘旋到监狱上空时,人们没有躲进防空洞,而是脱掉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向空中挥舞,吹口哨,鼓掌,喊叫,甚至有的还翻觔斗,简直天翻地复。
      他们之中,不仅有因盗劫而被判入狱的罪犯,也有因参与政治活动的政治犯。我们好心相劝,却被这一伙人讥讽说:「作为政治人物还怕什么飞机轰炸?」,「只要你是缅甸人,他们(指日本飞机)是不会轰炸你的,请你们不用害怕。」反而向我们说教。
      4月8日,日机第三次猛烈轰炸曼德勒,是最严重的一次,浓烟弥漫,几乎遮住了阳光。由于事态严重,许多人惊恐万状,供应监狱饭堂食料的印度人也跑了。所以从当日开始除了大豆之外没有其他食物可煮食。豆类在正常情况下也许可以食用,但目前是非常时期,疫症流行,食用大豆未必适合。监狱内疫情正在扩散。
      二、吴努在狱中会见重庆国民政府高级军事将领代表团    
      正当监狱内疫情扩散,日机狂轰滥炸,以及謡言满天飞,造成人心惶恐不安之际。4月的一天中午,有人大声喊道:「德钦努,有客人找你。」如同一位身陷沙漠,忍饥挨饿的旅客,突然听到「水源找到了!」的叫喊声,令我感到说不出的高兴!
      我十分高兴地来到狱长办公室时,出乎我的意料,即刻从高兴转变为惊奇和诧异!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地会见这些贵宾,他们不是什么人,而是重庆国民政府高级军事代表团高级将领王先生(音译)和他的团员们。大战初期,我和王将军曾在仰光见过一次面,后来我作为缅甸友好代表团成员在重庆期间见过数次面,可算是老朋友了,他是重庆国民政府负责政治事务的高级官员。
我们相互问候寒喧之后,
      王将军:「德钦努,我们是来邀请阁下到重庆去,到了那里我们可以一起工作。」
      我注意到王将军的表情,或者他会认为他的开场白作为一件见面礼,我会感到高兴的。我与王将军见面时已猜到他会向我说明是次前来的原由。现在我对王将军的开场白理解为"请全力支持民主阵营"。但是无论如何我却高兴不起来。
      王将军用奇怪的眼光凝视着我,然后仰头望着天花板进入沈思,办公室内鸦雀无声。跟随王将军代表团成员之一的尤(音译)上校怒气冲冲地说道:「在缅甸南部,你们的德钦党员在帮助日本打击盟军和中国军队?」王将军转身制止尤上校继续说下去。后来他就静静地站在一旁听着。
      王将军(脸带笑容):「德钦努,日本人的狡诈狰狞面目在缅甸人民面前逐渐暴露出来了。日本人欺骗缅甸人民说要给缅甸独立,日军进入缅甸后,如今独立之声已无声无息了。你们在监狱里不知道这些事。」
      王将军又接着说:「请你相信我说的话,我们对日本人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他们欺骗缅甸人民,现在仅仅是开始,今后将会变本加励。因此,要把日本人从缅甸国土上駆逐出去,这是缅甸人民的职责,我们更寄希望于缅甸年轻一代。」
      吴努(脸带微笑):「王将军,你对我可能有些误会,对于你刚才说的话,我迟迟没有反应,或者你会认为我是亲日分子,是不是?」
王将军微笑着沉黙不语。
      吴努:「为了消除误会,请允许我作简单的解释。现在我被捕入狱跟日本人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我在德钦党代表大会上宣读了党的决议,即战时不得援助英国的建议。它的简要内容如下:即是英国现在就应该承诺给予缅甸独立,若目前有困难,等战争结束后就应即刻宣布给予缅甸独立的承诺,这样我们将全力以赴,与英国和盟军合作,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否则,我们将采取可能的办法和方式,影响这场战争,如此而已。」
      「英国政府至今仍没有作出任何表示,根据党代会决议,我们将会给英国制造一些麻烦。而贵国政府此时此刻又在与日本法西斯浴血奋战,要我们与贵国合作,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当前对我们来说实在为难。」
      看来,王将军十分理解我们的困难,所以不再讲什么,只望着前方沈黙不语。我还十分坦率地告诉王将军,我和我的战友们,以及全缅各族人民逐渐认清日本法西斯的狰狞面目,他们正在覚醒之中,积极地凝聚革命力量。今日我和我的抗日派同志们屈身于巴茂政府内,只是权宜之计,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而已。
      王将军边听我讲话,似乎又想起另一件事,微笑着对我说:「德钦努,我看你的健康状况欠佳,狱中又爆发疫症。请你多保重身体,不然到重庆疗养,你看怎么样?如果帮助有困难,那么暂时就不必帮忙了。」
      他又接着说道:「其实我们是次前来并非有什么重要事,主要是得到老朋友吴巴雀的告知,吴巴雀十分担心你的健康状况。」
      听他这么一说,我差点眼泪夺眶而出,吴巴雀和王将军对我的关怀实在令我感激不尽!王将军还问我妻子儿女在何处?如果在这边,那就用飞机把我们一起带去。
       吴努:「王将军,能不能这样办?你们回去的时候,是否能去会见缅督,详细告诉他我们的要求,时间还不迟,战争结束后,请英国政府宣布给予缅甸独立的承诺。现在缅甸人民已经知道日本人在玩把戏,欺骗缅甸人民,此时英国政府颁布这一承诺,全国人民一定会转向支持英国,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即使英国人不愿抗击日军,并从缅甸撤退,相信缅甸爱国青年一定会与中国军队联合以游击战术抗击日本侵略者,我们一定可以打败日本法西斯。」
      王将军顕得十分开心地说:「真好!好啊!」
      吴努:「最好今天就打电报,不要浪费时间,若明日英伦回电,即刻向全国宣布,我们的工作就可以开始了。请王先生想想,连这么一个承诺我们都无法掌握在手中给全国人民看,我们又怎么面对全国人民。」
      我像一位棋手,只考虑自己如何吃掉对方,却看不到对方正在虎视耽耽看着如何吃掉我。
      我在想:王将军跟缅督讲,缅督给英国政府打电报,英国政府回电,缅甸青年与中国军队联合共同抗日。战争结束后,缅甸就独立……
      我像一个十分把握的人,妙想天开地沾沾自喜,殊不知要达到目标,一层层不知要经历多少困难,我的头脑发热,过了一段时间,我才从梦幻中回到实际操作的现实。
      这时王将军说道:「即使我跟缅督讲了,他会不会同意给英国政府打电报?如果他认为应该打电报,就不会等我们说了才去做,日军刚入侵缅甸仰光时就己经打了。话又说回来,即使缅督同意给英国打电报,英国政府又会不会回电呢?如果英国政府同意,战争初期就可以宣布了……」
      上述种种,反复思考,使我激动的心情开始平静了下来。
      吴努:「请王将军跟缅督说说看,如果能满足我们的要求,那就太好不过了。但是,如果第一条路行不通,我想走第二条路。有共产党人被关押在这个监狱里,他们只要是为了要抗击日本侵略军,不管什么人,他们将全力以赴跟他们联合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请你跟缅督建议,把这一批人释放出来。」
      王将军:「什么!在狱中有共产党人?!」
      我看着王将军,他似乎有一种忐忑不安的神色,在中国,重庆的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存在的问题早有所闻,所以,王将军心中在想什么我猜到几分。
      吴努:「王将军,你能邀请我去重庆,你同样也可以邀请这些共产党人去重庆,在政治方面,他们是我的老师,在这场战争中,只有战胜日本僈略者,才可以提高我们民族的自豪感。如果让日本法西斯统治我们国家,我们的人民将会遭殃,我们的民族将会被灭绝的危险。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并指明斗争方向的则是这些共产党人。六个月前,他们向缅督提出过建议,要求英殖民当局释放他们,他们将会与民主阵謍联合抗击日本法西斯。但不知何故一直没有响应。
      王将军似乎有点兴趣地反问道:「是吗?」
      吴努:「这批共产党人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和号召力,没有他们,我一个人将一事无成。」
      王将军:「嗯!好!他们都在这个监狱吗?」
      吴努:「另外一个在望濑(monywa )监狱。」
      王将军:「请你提供他们的姓名。」
      吴努:「德钦梭在这个监狱,德钦丹东被关押在望濑监狱。如果你有时间先跟德钦梭见个面,你说好不好?」
      王将军即刻命令狱吏去请德钦梭来办公室。
      吴努:「王将军,请你把德钦覚盛、德钦巴兴等一起请来聊聊,他们二位和德钦丹东、德钦梭是同党。」
      王将军又命令狱吏把二位也一起请来。
      不久他们一起来到办公室,王将军把带来的炼乳、饼干、西瓜等拿出来一起分享。肚子已饿,我们也就不客气,不加演饰地吃了起来。德钦梭把他们的政治主张和工作计划简要地作了报告,王将军感到十分満意。讨论了半个多小时后,王将军等代表团成员们准备启程前往缅督官邸去会见缅督。
      他们来到监狱门口时,「德钦努,请你放心,我会郑重地敦促缅督打电报给英国政府。」并跟我等握手告别。(七之一)


2018-01-25  第二次修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友情链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缅甸华人社区

GMT+8, 2018-2-18 10:38 , Processed in 0.27285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返回顶部